了解最新你所在地址试管婴儿费用试管婴儿中介公司试管婴儿资讯以及其它试管相关技术。
袭人和贾宝玉好了几年,为何不见怀孕?林黛玉的玩笑话道出了真相
试管需知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无故收费的机构均有欺诈嫌疑,请保持警惕!建议多家咨询对比,寻找有通过身份证+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切勿个人与个人合作。
会员级别: 免费会员(到期时间:终身)
置顶情况: 未置顶
公司名称: 神州中泰国际医疗集团
认证情况:

未上传身份证认证 未上传身份证认证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

咨询电话:
18908074581
联系微信: 18908074581
  • 想要入驻中泰忧孕网站可以点击右侧立即入驻 →



《红楼梦》是我国四大名著之一,以细腻的笔法、独到的视角、郁愁的情怀,借由书中的贾史王薛四家的凋敝,展现出末代封建王朝由盛转衰的悲凉景象。

本书的作者曹雪芹,原本是世家大族的膏粱子弟,书中所描绘的奢靡生活大多是曹雪芹亲身经历。

但家道中落,意外的变故让曹雪芹原本优渥的生活化为泡影,而他也在悲苦贫寒中结束了一生的坎坷流离。

遗憾的是,曹雪芹去世时才五十岁不到,而他呕心沥血所著的《红楼梦》也仅写完了八十回。

曹雪芹撒手人寰后,高鹗等人收集整理了《红楼梦》的手稿,并续写完了一百二十回。即便后四十回常被人评为“狗尾续貂”,但客观来讲已实属不易。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书中自述竟是一语成谶,给曹雪芹悲惨但在文学史上举足轻重的一生定下判词。


袭人之身世

《红楼梦》的故事结构以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的爱情悲剧为主线,穿插以贾府其他人物的悲欢离合为支线,叙述家族势力盘根错节的贾史王薛四家的盛衰荣辱。

单论文学造诣,《红楼梦》远胜过四大名著中其余三部。其在刻画人物上细致入微,全书有名有姓的人物就多达四百余人,关系脉络错综复杂。

就说丫鬟仆役,这种在其他小说中常被一笔带过的小角色,在《红楼梦》中都会大费笔墨来塑造。

贾宝玉院里的丫鬟共有27人,其中贴身大丫鬟有袭人、晴雯、麝月、秋纹四人,其他有一定戏份的也有碧痕、四儿、芳官、茗烟等等。

同样是丫鬟,袭人的温柔体贴、晴雯的心高气傲、麝月的细腻周全等等,彼此之间有很大的区分度。

写配角最忌讳“千人一面”,在这一点上,《红楼梦》堪称群像描摹的范本——每个看似无足轻重的角色,都有血有肉,有作者赋予其的灵气。


袭人能稳坐贾宝玉院里一众丫鬟之首,不仅因为她心思细腻、办事妥帖,更因为袭人与宝玉很早就有过云雨之情,贾宝玉待她当然会比别个更珍重。

首先说说出身,袭人不比很多贾府中的“家生奴”,她原姓花,本来也算是正经人家的大小姐。但在袭人年幼时,家里实在穷困潦倒,无奈只能把袭人卖给贾府做丫鬟。

要知道在那时候,奴仆的地位非常低微、基本都是没有人权的。别说打骂教训,哪怕主子失手杀了奴仆也不会有人来追究,顶多给个十几两烧埋银子权当封口费,奴仆的家属也只能闭嘴。

好在贾府不仅阔绰,更讲究诗书礼教、宽以待人,一般情况下主子不会随意苛责打骂仆人,在贾府做奴仆能保障基本的人权。


另外贾府富裕,奴仆也跟着享福,吃穿用度上虽远不及主子们,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贾府的奴婢说不定过得比穷苦人家的大小姐都好。

在那个时候,把年幼的袭人送进贾府已经是上策了,若要强留在身边恐怕落得全家饿死。

贾母喜欢袭人心性善良又乖巧能干,养在身边调教了几年后送去伺候贾宝玉。


贾宝玉与袭人之缘起

贾宝玉,光是从起名上就能看出贾母有多溺爱这个大孙子。

古代世家大族在起名上都是按辈分严格排字的,例如贾宝玉同辈份的贾琏、贾珍、贾环等,都是斜玉旁(后来简体汉字普及过程中统一把斜玉旁改成了王字旁),唯独贾宝玉直接以玉为名。

这其中自然有他“含玉而生”的奇缘在内,后世也有考据称贾宝玉可能只是他的小名,大名应当是贾瑛或是贾玑(分别对应其神瑛侍者转世的身份或是其亡兄贾珠)。

此处且按下不表,既然全书中都以贾宝玉来称呼,足见其特殊性。

贾宝玉是最受贾母宠溺的小辈,这也间接造成了他混世魔王一般的顽劣性格。

贾母放心让袭人去服侍这么一位“大魔头”,足以体现袭人的能力出众。


而宝玉少时被称为混世魔王,一方面是因为性格顽劣、肆无忌惮,而另一方面则是他骨子里就有的叛逆精神。

他从小就驳斥封建礼教,在一个讲究男尊女卑的封建世家里,毫不隐晦地直言“男人都是些须眉浊物”、“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儿是泥做的骨肉”等等。

因此袭人与贾宝玉的关系天然就比一般的主仆更亲近几分。

袭人比宝玉大几岁,算是年龄相仿、从小一起长大。在贾宝玉眼中袭人虽是婢女,但绝不是所谓任打任骂的“下等人”,在他心里袭人更像是个无微不至关怀他的姐姐。

不过伶俐懂事的袭人可从不敢如此奢求,她清楚贾宝玉的想法,但更清楚自己与宝玉之间可谓是云泥之别的地位差距。

袭人能稳坐怡红院27名丫鬟之首,老实本分这个性格特质是少不了的,哪怕有着主子的宠爱也从不敢恃宠而骄。


贾宝玉也喜欢晴雯的泼辣性格,也将她视为姐妹而非单纯的婢女,但最终贾宝玉因性格懦弱也没能庇护晴雯,让这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少女惨死于贾府里阴深的勾心斗角。

贾宝玉这个人物是复杂的,他爱护女性、反对封建礼教,但又性格顽劣、风流成性、关键时刻懦弱怕事。

他是旧封建世家子弟的一个典型化身,而贾宝玉的人物特质也为《红楼梦》一以贯之的悲剧基调奠定了底色。

书中与贾宝玉有发生过关系的,袭人是明确记载的第一个。

早在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就有,至于贾宝玉梦中与可卿云雨之事并不能对应影射贾宝玉与秦可卿的关系,否则梦遗也无法解释。

袭人确实是贾宝玉的第一个女人,而贾宝玉后续也与诸多女子有过关系,但始终无人怀孕。其原因为何,且听细说。


初试云雨

贾宝玉与袭人初次云雨的起因还是要从第五回开始说起,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警幻仙曲演红楼梦”,是本书最关键、也是定下全书脉络的一章。

贾宝玉在秦可卿房中朦胧睡去,梦中来到了太虚幻境,经由警幻仙姑的点拨查看了各人的判词、观赏了似真似幻的红楼一梦、并与梦中的可卿亲热而懂了云雨之事。

待到袭人为贾宝玉更衣时,发觉了异常。袭人比宝玉要大几岁,自然也懂得多一些,连忙帮他遮掩。胡乱吃过晚饭,回到自家院子里,袭人再为宝玉换下裤子。

未经人事的少男少女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贾宝玉方才在梦中又是意犹未尽,于是要与袭人再云雨一番。

袭人本就中意宝玉的,再加上贾母把她交给宝玉,她就已经是宝玉的人了,怎么处置都是由着主子。


袭人是细心妥帖识大体的,以古代封建社会的礼教制度而言,断然没有奴才反抗主子的规矩。

她既已是宝玉的人,哪怕发生关系也是正常的,并不会因此违了礼制。

除此之外,谁家少女不怀春呢?袭人正是妙龄,伺候的又是这么一位“翩翩人如玉”的贵公子,说不心动那一定是假的。

只是因为彼此之间地位悬殊,这些念想只能压在心底,而如今贾宝玉主动,她更没理由拒绝。

初试云雨的快活让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更为紧密,自此贾宝玉视袭人不同别个丫鬟,而袭人照顾宝玉也更尽心尽力。


有了这次经验之后,从第六回到第七十七回,虽在书中并未明确指出,但可以推想而知贾宝玉肯定没少跟袭人翻云覆雨,但奇怪的是前后这么多年来袭人始终未有身孕。

纸包不住火,贾宝玉与袭人云雨之事次数多了,周围的人难免察觉。

但其实这在封建时代并不打紧,丫鬟到了年纪或是有了身孕,打发出府安排个人家嫁了便是。

古代封建社会的底层人民对于贞洁观也并没有那么看重,自己都是一穷二白了,横竖也就是寻个对象过日子,还非得要求人家高门大户里出来的丫鬟是清白之身,未免有些不识趣。

说到底这还是封建时代的风俗习惯问题,都是约定俗成的。

因此不仅是袭人,贾宝玉和自家院里的麝月、碧痕等人也“试过云雨情”,这在旧封建的伦理道德观来讲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性格最是高傲和泼辣的晴雯自然是对贾宝玉这种风流滥情的行为很是鄙夷,袭人与宝玉有过关系,她就话里带刺暗讽袭人。

连怡红院丫鬟之首的袭人都受此待遇,麝月和碧痕当然不会例外。

第二十回中,贾宝玉为麝月梳头时被晴雯撞见,晴雯当即冷笑:

“哦?交杯酒还没吃倒上头了!”

言下之意就是两人早就有过关系,贾宝玉刚要说什么,晴雯那嘴可不饶人,又讥讽宝玉道:

“你又护着,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


关于碧痕,那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碧痕是四个贴身大丫鬟之外的二等丫鬟,原是负责给宝玉沐浴之类的事情。

“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啊,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做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子,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的。”

晴雯后来某次的嘲弄,道出了玄机。

但奇怪的是,无论贾宝玉与多少姑娘翻云覆雨,始终未见有人怀孕。

若只有袭人常年不怀孕,或许还能解释成袭人的体质问题,但多年来那么多人都无一受孕,恐怕是贾宝玉自己出了问题。

在后文中,曹雪芹借林黛玉之口,道出了真相。


多愁多病身

在第二十三回中,林黛玉读《西厢记》时被贾宝玉撞见,于是二人共读此书。

贾宝玉惊艳于书中凄美的爱情故事以及华美辞藻,一时忘情,拿书中词句“我是那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表白林黛玉。

贾宝玉与袭人、麝月、碧痕等人虽都有过关系,但他对她们并无爱意可言,他自始至终爱的只有林黛玉一个人。

即便纵观全书,直到贾宝玉被骗与薛宝钗成婚、当夜林黛玉香消玉殒,两人都始终是爱而不得,令人惋惜。


贾宝玉拿张生、莺莺来自比他与林黛玉,这份表白心迹过于直白,以至于在林黛玉这种大家闺秀看来近乎于调戏。

林黛玉当即羞得面红耳赤,又气愤地扬言要去告诉贾政说贾宝玉欺负她。

一物降一物,混世魔王也有怕的人。哪怕贾府最有话语权的贾母最是宠溺他,但贾宝玉的父母:贾政和王夫人,却是实打实地对这不成器的儿子管教颇严。

一听到林黛玉到告状到贾政那里,贾宝玉当即是慌了神。

聪明如他也一下就领悟到是自己言语唐突了,连忙道歉,又要给林黛玉当骡子做马哄她开心,林黛玉这才释怀,但同时心里也不自在。

二人固然是两情相悦的,贾宝玉的表白有些唐突,但林黛玉不可能没有因此而感到喜悦,只是她必须表现得嗔怒,把这份喜悦压在心底。

而此时贾宝玉又是道歉又是要收回这句话,也让林黛玉心里怪不是滋味。


林黛玉后来只得拿《西厢记》中的词句回道:

“一般也唬得这个调儿,还只管胡说。呸!原来是苗而不秀,是个银样镴枪头。”

这句话大有嚼头,不过首先咱们来把词句意思捋清楚。

“苗而不秀”出自《论语·子罕》的“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实者有矣夫”意思华而不实,外表光鲜亮丽,但不开花吐穗。

“银样镴枪头”中的镴是指焊锡,也就是铅锡合金,外观上是灿银色很像真银,比喻中看不中用。

这么看来,这句话在这里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暗示贾宝玉“不中用”。

此句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是说贾宝玉表白但被林黛玉稍作嗔怒就认怂,没有坚定的决心,让林黛玉很失望。

第二层则是曹雪芹借林黛玉之口道出真相,那就是贾宝玉正如那“苗而不秀”的作物,看着光鲜,但并不“结实”。


更妙的是此处的“结实”也是双重含义。

一方面是指身体不结实,体弱多病而难有子嗣。另一方面则是“结实”一词的本意,那就是作物经过开花吐穗结出果实粮食。

说完此处,咱们再往回看,贾宝玉那句表白亦是曹雪芹留下的伏笔。

“我是那多愁多病身”真乃一语成谶。

按照曹雪芹的本意,贾宝玉就该是一生无子的,而后续贾宝玉出家、薛宝钗发现已有身孕,这也是高鹗续写版本受到争议的一点。

不仅是贾宝玉的问题,曹雪芹要表达的正是这个贾府、这个封建社会,不可避免地走向末路。


贾府中,不仅贾宝玉“不结实”,王熙凤怀孕后小产,尤二姐也小产……再往前看,贾宝玉的兄长、贾政和王夫人的长子贾珠,也是早夭。

香菱,也就是开篇甄士隐被拐卖的女儿甄英莲,后来在薛蟠身边这么多年也不见受孕。

贾珍、贾赦这两个老色鬼身边有的是年轻貌美的丫鬟,这么多年来也没有谁怀孕。

倘若只是个例那也罢了,纵观贾府上上下下那么多人都是不孕不育,这显然是作者想借此表达些什么。

曹雪芹原本的曹家那么大个家族,说倒就倒,从富家膏粱子弟到久病无医的贫苦人,曹雪芹可谓是尝尽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正因如此,《红楼梦》是一部毫无疑问的悲剧,早在第五章梦游太虚幻境就已昭示。

“落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曹雪芹早在那时就已经奠定了全文的结局。


终其一生,他试图从这腐朽的封建社会里看到一线希望,看到一丝火苗。

但直到含恨而终,他也没找到任何一种出路——一如多年前提笔写《红楼梦》之时就已料到的那样。

贾府那么多人不孕不育,正是曹雪芹借此对封建家族、对封建社会的预期——“无后”。

这样一种社会形态是不会有出路的,人压迫人、人剥削人、人践踏人、“人吃人”,这便是封建社会的本质。